苏州博物馆游记

作者: Liang 来源: 无主界 编辑: 10月12日
所属分类:日常美文

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似乎走到姑苏城,才能品尽江南和江南人细水长流的温婉。国庆又和家人来苏州,带着一位从青海来的弟弟,我们决定去参观拙政园旁的苏州博物馆。

苏州博物馆是建筑大师贝聿铭先生的又一杰作,许多游客也是因此慕名而来。贝老的祖籍便是苏州,相传其家族与苏州园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倘若为真,我想苏博的设计一定能多几分“自己人”的亲近。我们在白塔寺附近停了车,沿着西北路走了十几分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苏州博物馆游记

还未进门,看见博物馆的外部设计像是后现代主义风格。雪白的墙面镶嵌在深灰色的粗线条下,中间露出几何形状的透明玻璃。博物馆不高,只比两三层的小洋房再高一些。尽管运用了许多菱形和直线的元素营造出了距离感,却也一点都不显咄咄逼人。走进博物馆大厅,内部构造的巧妙更让人肃然起敬。正对大门的落地窗后是一个池塘,透过玻璃也能看见橘红的锦鲤冒泡。池塘上有一座亭子,连接着石桥。隔着池塘在右边墙角错落了片状的假山。往左的走廊,屋顶上两排木质的遮光窗,阳光透过窗户缝隙落在墙上,室内不开灯也非常敞亮。虽然已是金秋十月,中午的太阳也依然扛不住。而站在走廊,落在脸庞的阳光只留下静谧安详之美。

苏州博物馆的设计令人叹为观止,主要的出展内容乏味得很。大概也就是远古生活、佛教文化以及字画工艺之类的主题。我们还特意借了耳机听志愿者讲解,外公外婆上了年纪没仔细听,我和我弟也很快失去了兴趣。所谓的几件“镇馆之宝”多半工艺繁琐,甚至有现今失传难以复制的手艺。我承认古代匠人的智慧与精神非常了不起,只是一连看了几个厅陈列的都是“古人的赏玩”,我不免为他们感到可惜;大好时光用来看一块玉,这种慢节奏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理解了。展览的苏绣品也没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不是不够精致,而是不够惊艳。

苏州博物馆游记

出口处的匾额是“忠王府”,是天平天国李秀成的王府。我们从颇具现代气息的博物馆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古色古香的苏式园林。无意间撞见了“浸入式体验”的电影展——杨福东的《明日早朝(又名:善恶的彼岸)》。画面的美感还是挺足的,由于时间限制,只是走马观花,未能进一步理解。

走在苏州街上,外婆感慨这儿像极了曾经常州的北大街,弟弟说苏州的巷子比青果巷自然许多。苏州的老城区是对江南曾经的保留,这种亲切感与熟悉感大概保留在江南人深深的记忆里。一些对苏州博物馆的批评也正是觉得它并未展现本色的东方之美。这大概也是我格外喜欢苏州博物馆建筑的原因吧,贝老没有被“苏州”限制住想象,而是带着“苏州”走向了世界。

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